成人性愛

關於部落格
成人性愛
  • 7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檢方建議:判死立即執行

  蘇永勝,30歲,河南省太康縣人,在家中排行最小,上面還有5個姐姐,曾經有一次婚姻,幾年前離婚,一對兒女只有幾歲,留在老家,由蘇永勝的父母撫養。   番禺大石滅門案疑凶過堂   昨日上午10時許,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在番禺沙灣法庭開庭,審理震驚廣州城的番禺大石滅門案。檢方指控蘇永勝犯搶劫罪,建議對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庭審中,蘇永勝表示自己及家人沒有精神病,當庭認罪。此外,他沒有太多辯解之詞。   事件回放   半年前,為了還打游戲欠下的錢,30歲的被告人蘇永勝深夜潛入番禺“今日麗舍”小區搶劫,將屋主宋某一家三代六口人殺害,其中還有兩名2歲和5歲的兒童!廣州警方經過80多個小時的偵查,在番禺區南村鎮某工業區抓獲蘇永勝,併在其宿舍內繳獲受害人的金鏈、銀行卡等贓物。   文/記者林霞虹 通訊員馬偉峰 圖/記者黎旭陽 通訊員羅偉雄   昨日大約8時30分,轟動一時的番禺大石滅門案開庭。距離預定的開庭時間還有一個小時,被害人葉某的父親等親屬就已趕到了沙灣法庭。老人難以抑制情緒,在大門外就流了兩次眼淚。   上午10時許,拖著手銬、腳鐐的蘇永勝被兩名法警押進法庭。他向旁聽席張望,那裡坐著他的姐姐等親人,還有6名被害人的家屬。   每月4000元不夠花   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沉迷網絡游戲虧錢。   案發前,蘇永勝在三姐在番禺開辦的工廠打工,每月有4000多元的收入。他平時沒有怎麼給老家的兒女寄錢,只是曾寄東西回去。他平時抽軟雙喜煙,偶爾喝點兒啤酒。按理來說,每月4000多元的工資足夠他一人在廣州生活,但情況並非如此,他不但用光了自己的錢,還向朋友借了錢。釀成這種局面的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他玩網絡游戲。   據辯護律師介紹,蘇永勝因網絡游戲曾虧過6萬多元。兩年前,他又借了姐姐的錢在老家蓋房子。庭上,蘇永勝也說,扣去他借姐姐的錢,每月到手只有1000多元。   案發前十來天,蘇永勝玩一個名叫“完美國際”的網絡游戲時,將一位網友陳某的裝備“點爆”了。他承諾會賠給對方。隔了幾天,一位老鄉又向蘇永勝催債——兩年前,蘇永勝曾向這位老鄉借了2000元。為了還錢,蘇永勝背著姐姐向姐夫借了6000元,希望通過玩游戲將錢賺回來,但這6000元又虧了。   天台入屋 搶劫殺人   被害人家的窗戶打開了,疑凶由此入屋。   據市檢察院指控,今年4月下旬,蘇永勝因玩網絡游戲需要賠償網友損失以及急於歸還老鄉欠款而萌生了搶劫還錢的念頭。隨後,蘇永勝購置了鐮刀、羊角錘等作案工具,並開始物色作案地點。   4月27日,蘇永勝竄至廣州市番禺區大石街“今日麗舍”小區一棟樓房的天台,發現樓下住戶打開的窗戶有可乘之機,遂鎖定在此作案。次日凌晨3時許,蘇永勝用安全繩索從天台墜下,從打開的窗戶進入該樓22層某房客廳。   蘇永勝進入該房後,首先發現客房內熟睡的被害人宋某容(孩子的爺爺),於是用羊角錘重擊宋某容。宋某容被打醒,即與蘇永勝展開搏鬥,其子宋某植趕到,試圖與父親聯手抗賊。蘇永勝砍、刺兩人,宋某植受傷後跑出客房,蘇永勝在擊倒宋某容後追出,並將聞訊站在房門外的孩子的媽媽葉某和孩子的奶奶金某子砍倒,再將跑至廚房門口的宋某植砍倒。隨後,蘇永勝到衛生間沖洗身上的血跡,中途發現葉某跑出該房,於是蘇永勝追至天台,在返回的路上發現葉某,將其拖回房內殺害。   此後蘇永勝繼續沖洗血跡。聽到2歲弟弟宋某彬和5歲姐姐宋某妍在主人房及另一客房內啼哭,為了不驚動鄰居,蘇永勝殺害了兩個孩子。   為掩蓋犯罪現場,蘇永勝在室內待了十多個小時,清洗了屍體和室內的血跡,然後攜帶作案工具和財物逃離。   認罪態度好   也不能原諒   入戶搶劫致死應重判   庭上,公訴人發表了感人至深的公訴意見。公訴人認為,被告人的行為已經構成了搶劫罪,而且符合搶劫罪的兩個加重情節——即入戶搶劫和搶劫致人死亡。   “被告人的犯罪行為,使得人們在自己的家中都難以保障安全,那說明這種犯罪行為對社會秩序的破壞已經達到非常嚴重的程度。”   公訴人說,從證據來看,被害人三世同堂,生活溫馨和睦,是眾人眼中幸福的一家。   “2014年4月28日凌晨,他們像往常一樣在自己舒適的房內休息,沉浸在甜蜜的夢鄉中。就在這寧靜的夜晚,被害人一家不是被猛烈襲擊就是被突如其來的打鬥聲驚醒。他們應該是完全想不到危險此時竟會發生在自己家中。”公訴人說。   公訴人認為,雖然被告人蘇永勝在被警方抓獲後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認罪態度較好,但其犯罪行為是一種情節和後果都十分嚴重的罪行。“坦白罪行,不能輓回六名被害人的生命,也不足以撫平對社會公眾所造成的嚴重傷害。”公訴人認為,蘇永勝的犯罪手段殘忍、性質惡劣、後果嚴重,建議對其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疑凶曾“盯”過其他人   “蘇永勝即使凌遲也不足以贖罪!”昨日,被害人的家屬提出了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請求,要求蘇永勝賠償喪葬費9萬餘元,在念起訴書時,代理律師悲憤地說出了這句話。   聽到原告方的控告,蘇永勝低著頭表示沒有意見。但他說,自己沒有能力賠償。蘇永勝還說,自己和家人都沒有精神病。“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麼大的事情。”   蘇永勝交代,4月27日是個星期天,他暢通無阻地進入了小區,隨後通過樓梯上了天台。蘇永勝說,在通往天台的樓梯間,他也看到過倒垃圾的人,也發現一些房門打開著,但他想到自己身板沒有優勢,也沒有動手。   到了天臺上,他發現被害人一家的窗戶是打開的,便改主意,決定半夜入戶盜竊。   4月28日20時許,蘇永勝殺人後離開案發現場,用搶來的錢買了一件襯衣和一雙鞋子。4月30日,他用搶的錢歸還了杭州網友陳某3000元,又還了2000元給老鄉。5月1日,他在跟重慶網友的通話中說,自己要走了,如果很長時間沒回來,就把他的游戲賬號賣掉。他說,自己要去一個沒有手機信號的地方。但他既沒有離開廣州,也沒有去自首。對此,蘇永勝解釋稱:“出了命案,早晚都會被抓。我主動不主動(自首),結果都一樣。”   對量刑建議沒有異議   對於公訴人的量刑建議,蘇永勝沒有表達異議。他也沒有為自己做什麼辯護意見。不過,由廣州市中院指定、廣州市法律援助處指派的辯護律師還是為蘇永勝進行了辯護。   律師認為,在蘇永勝犯罪的道路上,網絡游戲的危害不容忽視。他希望法院能夠結合蘇永勝作案的起因、動機、主觀惡性以及犯罪後果,作出公正的判決。   據律師庭後告訴記者,蘇永勝的父母本來在老家給他請了律師,但他堅決不接受。他還說,開庭時不希望家人來。“估計他是不想再給家裡增加負擔。”   昨日庭審結束後,蘇永勝的一個姐姐哭著用家鄉話大喊“弟弟”,想追上去,差點兒在臺階處摔跤,被法警押到門口的蘇永勝只回頭看了一眼姐姐,沒說什麼就走了。   孩子哭 慘被殺   蘇永勝入屋時將孩子的爺爺宋某容打醒。   孩子的父親宋某植趕到,試圖和爺爺聯手抗賊,被砍倒。   疑凶砍倒聞訊前來的孩子媽媽葉某和奶奶金某子。   2歲弟弟宋某彬和5歲姐姐宋某妍啼哭,被殺害。  (原標題:檢方建議:判死立即執行)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